生猪存栏下降 饲料需求萎缩:期货撑起“保护伞”

   日期:2019-08-09 11:28:07     浏览:1583    评论:0    
核心提示:生猪存栏下降 饲料需求萎缩:期货撑起“保护伞”


原标题:生产企业谋转型风控水平正提升

生猪存栏下降 饲料需求萎缩

华中地区生猪存栏占比较大,受猪瘟疫情的影响,当地生猪总体存栏下滑,进而影响豆粕、玉米等饲料原料的需求。为实地了解华中地区猪瘟疫情的发展情况及其对生猪存栏和饲料消费的影响程度,7月中下旬,期货日报记者跟随由银河期货主办、大商所支持的2019年华中地区饲料养殖需求调研团,对多家饲料企业、饲料原料贸易商、大型粮油企业进行了走访。

A 猪场加速出栏

6月以来,随着气温的升高和雨水的增多,华中地区也出现非洲猪瘟疫情。不少企业认为,这可能受两广地区的影响。

“6月底开始,只有湖南、湖北能出猪,以至于很多拖猪车来此调猪。”某大型压榨集团相关负责人称,拖猪车结构与其他车不一样,且数量有限,它们在全国各地拉猪时,很容易带上猪瘟病毒,这可能是目前猪瘟疫情蔓延的主要原因。此外,也有企业认为,近期气温升高,两湖地区雨水较多,蚊虫等与猪的接触也会传播疫情。

某全国性大型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他们的生猪监测样本点覆盖区域以南方为主,包括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浙江以及西南部分省份。从监测的情况来看,5月之前的生猪存栏基本平稳,甚至略增,而5—6月,有所下滑。其中,6月,育肥猪存栏环比下降42%,同比下降52%;能繁母猪存栏环比下降29%,同比下降29%。数据表明,6月,南方地区生猪存栏下滑幅度较大。

据了解,湖北黄冈猪瘟疫情较为严重。端午节后,黄冈中小型生猪养殖场存栏同比下降70%—80%,散养户手中基本没有存货,小型猪场能卖的猪也都卖了。此外,记者还了解到,西南地区生猪存栏也下降了70%—80%。目前,仍有存栏的部分猪场,为避免清洁防控不严格的车到场,也不敢卖。

湖南是生猪养殖大省,生猪养殖据点主要位于京广沿线,郴州、株洲、长沙、岳阳等地生猪养殖产能占湖南生猪养殖总产能的70%。经过这轮猪瘟疫情,岳阳生猪产能大约下降70%,大小猪场都受到影响。业内人士认为,生猪产能下降,30%是猪瘟疫情所致,70%是养殖户恐慌出栏所致,现在存留的猪场,多是防疫能力较强或者地处偏远的猪场。

“猪瘟疫情影响的主要是下游养殖户的心态。听说有猪瘟,散养户几乎都选择加速出栏。另外,中小型猪场抗风险能力差,大多也选择出栏。只有万头以上的大型猪场,防疫能力强,定力相对强一些。”武汉银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汉银鹏)相关负责人表示。

集中出栏导致生猪出栏体重下降。福润聚谷经理陈成表示,由于养殖户恐慌出栏,有的地方,稍稍超过120斤的猪,都出栏了。

?“受猪瘟疫情影响,补栏存在一定风险,养殖户补栏意愿并不强,这是本次调研多数企业的共识。”上述某全国性大型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理论上,从二季度开始,今年年前要出栏的生猪就进入补栏阶段,但当前前端料需求环比下降说明补栏并未增加。能繁母猪存栏下滑严重影响了产能修复,目前,市场有商品猪转母猪的情况。这样的话,PSY(PSY指每头母猪每年所能提供的断奶仔猪头数,是衡量猪场效益和母猪繁殖成绩的重要指标)将有10%—20%的降幅。不过,也有企业认为,8月之后,生猪存栏会企稳。

B 猪料销量下滑

上述某全国性大型饲料企业主营猪料,前期猪料占比高达99%,业务辐射区域以南方为主,包括两湖、两广、江西等地。受猪瘟疫情的影响,该公司猪料销量有所下滑。

从料种来看,6月,该公司前端料、教槽料销量同比普遍下降30%,乳猪料销量同比下降30%—40%。从区域来看,4—6月,两广地区饲料销量降幅较大,7月开始企稳,但目前并没有好转,同比看不到恢复迹象;6—7月,西南地区饲料销量同比略减,环比降了40%;6—7月,湖南饲料销量环比下降30%。

据上述某全国性大型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分析,长江沿线饲料结构中,猪料占50%,蛋禽和肉禽料各占15%,水产料占12%—14%,加权预估,6月,猪料销量同比下降30%—40%、禽料销量同比增加15%、水产料销量同比下降5%,以至于工业饲料整体销量下降10%—15%。再考虑到两湖地区生猪出栏体重下滑,工业饲料的销量降幅在15%—20%。而从地域情况看,四川所受影响大于湖南、江西、湖北。

“今年上半年,我们的猪料销量基本与去年持平,而从6月开始,受猪瘟疫情的影响,湖南的饲料销量出现下滑。数据上,1—5月,猪料销量同比略增5%,而6月,环比降幅超过40%,同比降幅也有40%。”某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

湖南岳阳某饲料公司以生产猪料为主,料种主要是全价料,还有少部分浓缩料和预混料,下游客户以养殖户为主,销售区域覆盖全省。该公司饲料年产能在15万吨,此前的年产量为5万—8万吨猪料以及1万—2万吨禽料和水产料。上半年,该公司饲料销量同比增加20%,而6月下旬以来,受猪瘟疫情的影响,饲料销量开始下滑。目前,环比降幅在10%,同比基本持平。

通威股份有限公司是水产料龙头企业,在湖北市场主营水产料,年产量约30万吨,份额占当地水产料市场的12%—15%。该公司同时兼营猪料,在湖北有两家生产猪料的公司。6月开始,受湖北猪瘟疫情影响,猪料月销量由原先的10000吨以上下滑至4000吨。

黄冈饲料市场上,猪料占60%,禽料和水产料占40%。今年,黄冈禽料销售较好,中小养殖场鸡蛋卖到3.3元/斤可以保本,大规模养殖场卖到3.6元/斤可以保本。3—4月,蛋鸡养殖利润丰厚,养殖户尝到甜头,加大了补栏力度,以至于6月以来,禽料产量同比增加5%—10%。而猪料方面,受猪瘟疫情影响,6月,猪料产量同比减少40%—50%。与此同时,由于鱼价低廉,养殖利润差,水产料同比基本持平。

“自繁自养自配料,且防控到位的企业,饲料产量跌幅相对较小,预计在30%—40%,而向下游销售的饲料企业,产量下滑相对较大。其中,只生产猪料的企业,产量下滑60%—70%;三大料都生产的企业,猪料产量下滑70%,而禽料增加10%—20%。”陈成说,1—6月,整个湖南,猪料产量变化不大,同比下降3%,而7月,较6月下降20%。

“从生猪价格和出栏体重看,我们对南方市场比较悲观。”上述某全国性大型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有企业认为,7—9月,由于禽料和水产料的增幅难以弥补猪料的降幅,饲料需求可能越来越差。陈成表示,经历本轮猪瘟疫情,散养户退出市场,整个饲料行业近两年很难恢复。

C 原料有待去库存

据了解,由于下游需求萎靡,目前,饲料原料豆粕、玉米库存高企,去库存压力较大。

业内人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目前,油厂豆粕已经胀库,压榨也陷入亏损境地,而8月进口大豆就要集中到港,后期会不会停机要看亏损幅度。“上半年豆粕销量略增,主要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受养殖利润刺激,养殖户压栏较多,猪料销售较好;二是鱼价低廉,存塘量较多,水产料销售并不差。然而,湖北受猪瘟疫情的影响,6月底开始,豆粕销售转淡,6月中下旬的豆粕提货量减少近50%。”该业内人士预计,下半年豆粕销售至少下滑20%,一方面是猪瘟疫情导致生猪存栏大幅下降;另一方面是前期水产存塘高导致投苗少,目前投苗期基本结束。

某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现阶段,饲料厂的库存为10—15天,而以前,5—10天才是安全库存。饲料厂库存高,主要原因还是需求差,而不是看好后市行情、提前备货导致的。

武汉银鹏2015年开始涉足饲料板块,豆粕、玉米的年贸易量在2万—4万吨,公司有自己的线上交易平台,下游客户为终端客户,直接供给养殖场,用于自配料。

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武汉周边码头的在港量有1.5万吨,属于年内最大的在港量,之前多在5000吨。现在长江涨水,后期可能受汛期影响而封航,豆粕在港上漂着会令其品质大打折扣,油厂急于出货,但下游需求清淡,根本走不动货。该负责人还称,他们的一饲料企业客户,豆粕基本满库,由于下游消化不掉,目前的库存为30天用量,而往年的旺季,库存才有1—2周用量。

福润聚谷主要做饲料及副产品贸易,玉米贸易量是1.5万—2.5万吨/月,豆粕贸易量是0.3万—0.4万吨/月,小麦副产品贸易量是0.8万—0.9万吨/月,市场覆盖两湖和两广地区。“今年4月开始,不仅是我们,整个市场的贸易量都受到明显影响。6月,湖南沿江码头豆粕总体走货量为1.7万—1.8万吨,而进入7月,豆粕加麸皮的走货量只有2400吨。玉米方面,去年5月,湖南码头的总体走货量是18万—20万吨,而今年,三个码头加起来,一共走货5万吨。”陈成说。

期货日报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目前,饲料厂、养殖户都在全力去库存。比如,某饲料企业豆粕采购是在本地进行,采购模式包括基差和现货,一般计划采购月用量的30%。企业当前的豆粕库存较低,其中物理库存在15天以内。还有企业表示,受猪瘟疫情影响,企业库存天数为半个月到1个月,目前处于消化库存阶段,采购计划也放缓半个月。此外,据了解,玉米渠道库存也偏高。5—6月,由于价格波动剧烈,玉米物流各个环节的库存都出现累积现象,尤其是长江沿线,走货速度缓慢。

D 期货撑起“保护伞”

油厂、贸易商豆粕库存积压,走货困难,调研中,多数企业对后市表示悲观。与此同时,饲料和养殖企业表达出了强烈的转型意愿。一方面,转向水产养殖等利润空间较大的行业;另一方面,优化企业风险管理,提高在期货、期权市场的套期保值能力。

6月以来,江西及两湖地区受猪瘟疫情影响,饲料企业猪料销量明显下降。其间,禽料扮演了补充角色,被调研饲料企业大多考虑向禽料和水产料方向拓展。不过,企业也认为,下游养殖结构的调整需要时间和空间。

上述某全国性大型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猪料销量下滑,企业正考虑转做一部分禽料,同时也往养殖方面延伸。

上述岳阳某饲料公司原本以生产猪料为主,但目前涉及范围扩大到禽料和水产料,水产料是今年开始生产的。

“一般而言,猪向禽转型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实现。”某饲料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也在考虑转向禽料生产,工厂都有相应的技术储备。现阶段,转型企业占比不到10%。

武汉银鹏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下游养殖户基本不考虑补栏生猪,他们更愿意多转养禽类,但大规模从养猪转向养禽还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据了解,猪转禽在硬件设施上,无论是养殖场地还是饲料厂生产设备,都较为容易。然而,调研地猪转禽的力度一般。这一方面是部分养殖户由于亏损没有资金转养,且肉鸡养殖利润缩窄;另一方面是大公司战略调整需要过程。此外,需求端消费习惯和菜品种类也限制了肉禽需求的增量,猪转禽力度在不同地域因养殖习惯和消费习惯有所不同。生猪存栏大幅下降,在一两年内很难恢复,后期国内猪肉缺口的最大补充源将是禽类。随着猪价的上涨,猪转禽的力度势必增加,这有利于饲料需求的好转。

市场变幻如天气,有时阳光明媚,有时狂风暴雨,期货市场的作用就是为现货企业提供一个躲避风雨的保护伞。毕竟,产业的转型很难一蹴而就。很多企业已经开始通过期货市场寻求稳定的经营利润。

当前,不仅饲料需求大幅下滑,饲料原料、生猪价格也大幅波动,给产业链相关企业带来经营风险。期货日报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不少企业通过套期保值对原料进行风险管理,有效锁定了采购成本,有利于企业的长期稳定发展。

银河期货蛋白粕研究员陈界正表示,目前,压榨行业整体毛利率偏低,大宗原料价格波动风险往往会对企业经营产生较大影响。因此,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需要进行全方位的精细化管理。“举例来说,油厂在采购大豆的时候需要紧密关注期货盘面变化,结合上下游基差和盘面压榨利润来确定套期保值和点价的合理点位,期货的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有助于企业对利润进行精细化管理。同样,对油厂下游饲料企业而言,原料价格变化同样会直接影响企业的生产成本。在传统的单边一口价采购模式上,通过参与期货套期保值,将原料价格的变动风险转换为基差风险,更有利于企业经营成本的优化。”

武汉银鹏所属的武汉光谷农产品交易市场公司是一家大宗农产品现货线上交易平台企业,目前主要经营品种包括棉花、豆粕等。该公司有专门的市场研发和风控部门对相关经营品种中远期行情进行预判,同时根据现货持仓情况,利用、组合多种现代金融工具,如期货、期权、保险保价等,进行风险对冲操作。

“作为现代大宗农产品现货交易平台,我们在为客户持续提供优质资源服务的同时,还需要应对国内外市场风险,传统的贸易方式是远远不够的,将期货、期权、基差采购、基差点价等手段进行有效组合,是我们经营团队的重要课题。”武汉银鹏相关负责人表示。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基差的买方,由于最终采购成交价由期货点价价格和升贴水构成,企业在采购时,通过基差点价可以获得商品采购的定价权,这样就可以获得降低采购成本、提高利润的机会,但在拥有点价权的同时,基差的买方随之面临着基差合同签订后价格向不利于自身方向发展的风险。因此,灵活地通过期货市场规避价格波动风险,十分必要。

“此外,我们会针对点价后的现货头寸进行一系列的期货套期保值、期权对冲、保险保价等操作,有时甚至是组合操作,这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对操作空间、业务成本、资金计划等诸多因素进行综合考量。比如,利用期货市场卖出套期保值时,原则是期货与现货头寸要相互平衡。”武汉银鹏相关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同时表示,豆粕、玉米期货的不断成熟发展进一步完善了我国相关产业的风险管理体系,也利于促进其现货市场的发展。另外,还可以为国家宏观调控提供支持。

 
打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