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市场沉浮:从投资宠儿到泡沫崩塌

   日期:2019-01-29 14:38:19     浏览:232    评论:0    
核心提示:2013年下半年,张先生用楼市“功成身退”赚到的400多万元买了一屋的红木家具,这笔投资如今成了搁浅的“鲸鱼”。在张先生位于太


有人用了四句话,对过去15年的红木家具市场做了一个总结:红木家具是从珍爱到收藏,从收藏变投资,从投资变投机,直至最后在疯狂炒作中变成泡沫,价格一落千丈,最终回归珍爱。同样的遭遇在邮票、兰花、普洱茶身上都碰到过。

2013年下半年,张先生用楼市“功成身退”赚到的400多万元买了一屋的红木家具,这笔投资如今成了搁浅的“鲸鱼”。在张先生位于太原市体育路一套面积230平方米的住宅里,摆满了各种款式的红木家具,材料主要是越南黄花梨和小叶紫檀,还有一些越南红酸枝。这些红木家具既有四椅一几的成套款式,也有八仙桌等热销的单件款式,仅就数量而言,有近70件。

张先生扶着酸枝博古架,一脸无奈地告诉记者:“2013年,我短短几个月内总共买了423万元的红木家具,把钱全压进去了,谁知道后面会跌得这么惨。”张先生的红木家具主要来自福建和河南的两位卖家,“当时,红木价格在经历第一次暴跌后已经开始大幅回升。”福建卖家甚至留下话说:“假如哪天你不想要了,原价卖回来。”

2014年初,张先生见价格开始松动,便打电话给福建卖家打算拿回老本,对方安慰他说只是暂时性的调整。当年8月份,他再次联系卖家,对方却说自己的店已经倒闭了。

“我这批货放5年了,近年价格虽有回升,但我还是不想卖,再等等吧,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张先生无奈地说。

红木市场沉浮:从投资宠儿到泡沫崩塌

2014年后的红木市场,从南到北无处不萧条。

关门的不仅有福建的商家,还有卖家具的店铺。北京古典家具市场里,一些还未歇业的商户则在显著的位置标上了打折促销的标志,商户纷纷坦言:“现在连外国人都不买了。”

很多人都还记得2013年6月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正式实施时,7种红木树种进出口受到限制,几种原属于三级濒危树种的木材,一下子升级为二级濒危物种,身价百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价格涨了50%。所以2013年也被称为红木生意经历第一次暴跌后再次翻盘的大年。

即使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的行家都没想到,红木市场的价格调整会来得这么猛烈。2013年还是高歌猛进行情一片大好,进入2014年却是一路暴跌,到2015年,“崩盘”一说已经开始出现了。

即使在2018年底,广州某红木家具销售现场,都未从余波中逃脱,依旧门可罗雀。古朴的太师椅、鸡翅木八仙桌、欧式红木餐桌静静躲在展厅角落里,无人问津。

“现在购买很便宜的,过去要价两万块线的清末鸡翅木太师椅,现在6500就拿走。这鸡翅木八仙桌要在行情最好的时候最少五万,现在两万就卖。”店内工作人员热情地向记者推销。据介绍,新木新做的家具降幅最大,比起几年前的高峰,跌幅曾高达50%。

“都让暴涨暴跌给弄怕了,现在谁还用钱玩这个!”在红木圈内摸爬滚打多年的肖先生早已金盆洗手,回忆起当年红木市场的风雨飘荡,他淡然了许多。

主要因素还是因为当年价格虚高,泡沫破裂得太快。据肖先生介绍,2006年到2007年下半年,2013年到2014年,越南、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三种名木料制作的家具升值幅度最大,几乎是翻番增长,而普通的鸡翅木也在40%到50%之间。

2006年的时候,阔绰的老板们对于红木投资热情高涨,动辄几十万的清代红木家具抢着购入。如今的小叶檀价格也就每吨80万-110万元左右,老挝等地价格更是便宜,但这和十几年前的价格是差不多的。彼时红木商家购买原材料只能论斤买。

肖先生告诉记者,和当初全国疯炒普洱茶一样,红木家具所经历的几乎一样,不少商家用买空卖空、拉高出货等股票市场中的手法来拉升红木的价格,泡沫膨胀到有价无市后,炒作的后遗症就出现了。

红木市场沉浮:从投资宠儿到泡沫崩塌

回收是商家炒作的手法之一。回收当时已经卖出的部分红木家具,最高的回收价格超出了原来售出价格的三倍。家具有没有被收回不清楚,但投资红木家具可以赢得三倍价值回报的消息,却取得了极大的市场反应。三倍回报价值的手法使用完以后,市场上更极致的炒作手法开始上演,一些红木家具商推出了直接用黄金回购红木家具的办法,红木和黄金之间,巧妙地被商家们画上了等号。热闹的炒作手法,不仅炒热了消费,炒热了价格,更炒热了投资红木家具的资金,也是从2005年开始,国内红木家具店的数量开始迅速增加。

炒信息是商家炒作手法之二。红木家具被炒热了,买卖红木、做红木家具的队伍也开始极度膨胀,而市场炒做的热点也在转移,做家具毕竟还需要时间和精力,而炒作这些红木的木料,金钱似乎来得更“短平快”。各路炒家原本对红木家具的投资开始向投机转行,一时间,红木的价格蹿到了历史顶点。木料的大量囤积,使制造红木家具的紫檀、黄花梨的价格迅速攀升。2007年的年初,市场的疯狂上演到了最热的高点,红木原料的市场上,已经脱离了木材本身的炒作,掌握木材信息的人,凭借着货物的信息,连资金都不要,就能赚取炒作的差价。

掺杂使假是商家炒作手法的补充。产于印度南部的檀香紫檀,是明清做家具用的真正紫檀,当年价格应该维持在50万元每吨左右。而一种进口于马达加斯加的罗氏黑黄檀,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被商家大量买来冒牌真正的紫檀,价格是8万到15万元每吨,差别相当大;这种黑黄檀也有从非洲进口来的,价格是1万多元,也被用来冒牌印度产的檀香紫檀。即便是现在,一些商家仍然会在原材料中掺杂使假,将外部属性相似的木料混合起来做成红木家具,让人真假难辨,谋求高额的利润。

爆炒原料,爆炒家具,在全国红木家具的市场上,最终引发的是各种资金投资的冲动,热钱纷纷涌入。曾任中国古典家具研究会副理事长的张德样曾这样描述当时市场的状态:房地产、金融等资金进来,然后把原料存起来,也不做家具,就是垛在一起,盖上布,或放在仓库里面等着它升值,就像炒股票一样这么运作。

红木市场沉浮:从投资宠儿到泡沫崩塌

业内人士认为,如今,红木家具市场萎缩,销售业绩提不起来,原材料虽在上涨,可家具商却不敢有大幅提价动作,感觉整个行业的规模在缩小。时下处于行业调整期的红木家具市场,仍处于去库存阶段,不可避免会引发行业深度洗牌。

相关数据显示,近两年红木家具价格已经回稳,因为受到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原因,红木家具的整体价格水平比2017年又有20%左右的上涨。据中国木业网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绿檀香车圆级价格报1.2万元-1.3万元/吨,保持平稳。巴花的市场表现不俗,目前价格已攀升至历史高位。但其余中高档红木原材却由于市场需求不给力,商家已经从原来的按柜卖,到现在按根卖,市场成交大幅减少。

某家具制造商表示,虽然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但并不是所有的红木家具都卖得好,消费者比以前精明了很多。

“红木家具有历史根基,不会像其他商品那样,经不起市场经济的洗礼,这个过程还需慢慢沉淀,但按照目前的市场现状,红木大牛市或许不会再出现了。”红木收藏业内人士郭先生告诉记者。

他认为,目前老木新做的家具还具有一定的保值空间,新木新做产品升值空间很小,但随着稀缺性红木原料的减少,市场逐渐成熟,红木虽不会像过去那样疯狂暴涨,但是缓慢回升,保值的问题还是不大的。

 
打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最新资讯